主页 > X生活人 >暴力改造学生‧家长默许‧邻居非议 >

暴力改造学生‧家长默许‧邻居非议

原创 X生活人 作者: 时间:2020-07-16 00:31:36 359
暴力改造学生‧家长默许‧邻居非议(吉隆坡15日讯)补习中心遭家长指控以“不人道”手法管教学生,导致13岁儿子不堪压力跳楼折断双手,当地居民向《》“揭密”,指补习中心长期以来都是以这种“以暴制暴”的“军训”方式管教学生,以致被冠上“邪派”的名称,但家长看到顽劣孩子的转变,默许负责人的高压手段。除了赤裸在冷气前罚站、鞭打外,中心负责人据悉曾用类似镇暴部队喷射水炮的方式,命令顽劣或不听话的学生站定不能走,然后以高压水管射击他们,直到他们乖乖听话为止。另外,负责人也会对一些爱说话的学生施以禁止说话的惩处,以致学生最后变得“过乖”,甚至被处罚期间不敢回答其他老师的问题,只敢用字笔写字回覆。中心被指“邪派”这家补习中心位于隆市中心,经营约6年,被当地人冠上“邪派”的名堂,是因为再顽劣的学生送进这间中心后,都会被“改造”变成“乖孩子”,一些原本考试倒数第一名的学生,到中心接受管教后,也可以成为全级第一名。负责人有办法把在朝夕间“彻底改变”学生,学生家长虽然知晓负责人採取“极端”的一些管教手法,但基于“效果良好”,所以没有多加追究。此外,这间中心负责人的管教手法虽然引人诟病,不过,当地居民都抱着不要“多管闲事”的心态,以致这间中心在当地盘踞多年。知情者透露,进入这间中心的学生,大多数很难逃过各类惩处,只是不同恶劣程度的学生,所受的惩处方式不同。他指出,中心负责人认为“以暴制暴”才能有效管教这些恶劣的孩子,学生越是顽皮、恶劣,就得以更高压的手法对付。他并不认为这类管教手法有问题。寄宿学费1150‧非寄宿600元根据了解,这间中心并非一间正统的补习中心,经营形式类以寄宿安亲班,收费不菲,而且主要收取独中学生。八十多名学生当中,有三十多位寄宿生,以外坡学生居多,其余的学生则是在放学后到该中心接受补习及温习功课。每位寄宿的学生每月收费1150令吉,而非寄宿学生收费六百余令吉,所有学生如果要接受中心提供的补习班,还得另外缴付补习费用。负责人叼着烟骂学生一名曾在这间中心教导补习的老师揭露,在他在该中心补习期间,曾多次看到中心负责人叼着香烟,手指指的怒骂学生,态度完全不像一位老师,而更像是黑社会老大在训话。他向《》说,他虽然不曾亲眼看到负责人以“极端”的手法对付学生,可是不时听到传闻。“不过,我从学生的转变,相信这些说法是存在的。”“中心的学生乖巧得有点过份,他们都不会喧闹。一些学生上课有问题时,也不提问。你问他们为何不明白,却不开口提问时,他们以字笔写说,指负责人罚他们不可以开口说话,所以他们不敢说话,免得再受处罚。”他说,他无法苟同这种比“虎妈”更严厉的管教手法,因而在不久后就辞去补习老师的职务。学生性格变孤僻知情者指出,在补习中心接受“改造”的学生,都受训示不能与中心以外的学生交朋友,必须把中心以外的学生视为会带坏他们的“损友”。附近一家独中的学生曾向家长抗议,指补习中心把他们的同学变成他们不认识的“陌生人”。家长透露,独中学生埋怨,他们的朋友进入中心后,似乎变成另一个人,不再跟他们打交道,就连话也不跟他们多说两句。“他们看我们的眼神也都是怪怪的,一副我们会带坏他的表情。”他们也说,这些学生也变得孤僻、封闭、不爱说话、不掺合其他同学。“如果班上有同一所中心的学生,他们就会形成一个封闭的小圈子。”中心负责人开赔偿条件雪州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拿督汤木週四证实,在新闻见报后,补习中心负责人林先生已联络他,并开出一些赔偿条件,表示愿意解决问题。他週四接受《》访问时表示,他把对方所提出的条件反映给颜女士,唯对方迄今没有给予答覆。不过,汤木不愿透露赔偿内容。他说,目前重要的是解决问题。教育学者:以暴制暴不可取教育学者郑有文博士表示,“以暴制暴”手法管教学生的方式不可取,老师应该是贯彻爱的教育,并有教无类,不厌其烦地教育小孩,以爱感化顽劣的学生。他週四接受《》访问时指出,虽然部份小孩比较顽皮,但顽皮并没有甚幺大问题,也不会限制小孩的发展,而老师更不应以学生的顽劣程度来评估学生日后的成就。拥有20年教学经验的郑有文,以本身曾在马六甲接触的个案来巩固其看法。他说,曾有一位警长为了管教家里顽劣的小孩,就将小孩吊起来鞭打,结果小孩并没有因此而变乖,反而行为更为暴戾及偏激。他指出,“以暴制暴”的手法将会对小孩长大后的人格产生很大的影响,在暴力环境下长大的小孩,其人格、性格及看法都会倾向偏激,日后将会构成很大的社会问题。他建议,老师应该做好心理建设,秉持有教无类的教育理念,对学生因材施教,因为再顽劣或品行不好的学生也有他们的优点,而老师的责任就是把学生的优点找出来及放大,以加强学生的自信心。“老师应把学生的优点放大,并且取得他们的信任,他们就会愿意把心门打开,愿意听老师的意见而改进,这就会事半功倍。”中心负责人改造坏学生起家据了解,遭指控管教方式不人道的中心的负责人,本身是独中毕业生,也曾在独中任教,而且曾修读哲学,直至6年前才开设了这间安亲寄宿中心。消息说,这名负责人在未开设中心之前,是从先说服一些行为恶劣或学生的家长,把学生交由他“改造”起家。由于他成功把“坏学生”改造成“好学生”,陆续有家长把孩子交由他管教。他的学生越来越多,并租下一间独中附近社区一间洋房开设中心,较后更“扩充营业”。父母受促了解小孩状态郑有文认为,父母在小孩管教这一环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很多父母虽然知道该补习中心会以较为强硬的手法管教学生,但是他们却以自身方便的理由,而让小孩到该中心上课。“部份的父母贪图方便,因为0近住家,就把小孩送去补习中心,这是不明智的做法,我认为父母要对小孩负责,要时刻了解小孩的状态。”他表示,也有部份的父母认为自己无法管教小孩,因此为了方便就付钱给其他单位代为严厉管教,这是大开倒车的做法。他说,小孩大部份的时间是和父母相处,所以父母自己也必须做好自己的本份,引领小孩在成长过程健康成长,这些工作是老师无法代替父母做到的。颜女士:不想再提此事对于林先生提出的赔偿条件,颜女士表示,她目前暂时不想再提及这起事件,也没有考虑对方所开出的赔偿条件。“我揭发这个事件,主要是希望不再有其他学生或家长步我后尘,让孩子受苦。”她受询时说,她把孩子送入中心之前,确实曾听闻中心以“严厉”出名。“我知道中心有鞭打的处分,而这也是我尚可以接受的程度,只是我没有想到他的手法竟然如此极端。”她强调,她把孩子送去补习中心,确实是希望孩子会有一些转变,可是她根本没有办法接受这种不人道的管教方式。‧2011.12.15
相关文章